【病患见证】肝内小胆管堵塞性黄疸症 中西医治疗中的体会

简体  |  繁体
图片来源:pixabay

以下体会来自于三准医师Julie 周的病人周先生:

多年前体检时发现胆囊内有三颗结石,一直相安无事,但在2014和2015年分两次掉于总胆管中,都是经O’CH用ERCP手术顺利取出。2016年9月经超声捡查发现胆襄内有很多泥砂状的小结石,10月22日突然发病,上吐下泻,高烧高压,验血显示除有炎症外胆红素总量升至7.6(正常值0.2–1.2),10月30日至RMC急诊时,胆红素更升至15.4,己是严重的黄疸症了,首先经六天连续禁食禁水,进行了超声、X光、C丅、MRI等多项多次检查,认定是总胆管内发炎,其浓血和泥沙状结石成团,但先后经两次不同医生用ERCP取石都未果,还怀疑在胰管中也有阻塞,要我签字同意切除胆襄从切口处取石,为准备开刀又用C丅和同位素对心脏检查,好在最后用在胃内更近距离对肝胆胰用超声探查,确定仅在总胆管有浓血结石团,不需开刀,免除了切胆手术,但说RMC无取出此类软性结石团的工具,要我自行转往O’CH。

至11月11日,住院十一天,除经长期禁食还遭受大量辐射,身体极度虚弱,体重减少了十多磅,而胆红素由15.4还升至39.4。11月14日转至O’CH住院,又禁食做了肝的活检,结沦是肝内毛细胆管被沙状结石堵塞且发现肝脏己开始有炎症等,次日进行了ERCP取出了浓血沙石团,肝外总胆管通了,但肝内小胆管仍未通,故胆红素只稍降至30.7,对此,并未要我留院继续治疗,11月18日出院。

回家后21日胆红素升至44,我24日至肝胆专科求珍,医生也只给一些激素,并提出不要吃任何药物包括补品、维生素及含酒精的饮料等,让肝脏自行恢复健康排出结石,一星期验血一次,三星期后回诊,结果第一星期12月l日胆红素降至36.2,第二星期8号稍降至33.2,但第三星期12月15日反而升至38.4,此时我认为西医靠肝脏自行恢复来治疗肝内小肝管堵塞的黄胆症是很难了,便开始向中医求治。

经人介绍到周医师门诊, 12月16日周医师一见和把脉后便说:可治,中医早有治疗黄胆症的药物和疗法,我更有祖传的秘方,放心吧!从此我便开始接受周医师的针灸和服她所开药物,但仍维持在肝胆专科门诊,医生仍是只要我一星期验一次血,12月29日验血结果胆红素就从38.4降到27.9。由于周医师1月3日去香港,我停了针灸只服中药,1月7日验血时胆红素又降到20.3。由于中药的药性的较长时的持续有效性,我在l月7日又进O’CH治疗痔疮大出血和感染了肺炎时,胆红素也一直在降。

周医师返美后,我1月24日也出院回家便继续接受中医的针灸和服中药,也继续看肝胆专科医生,他仍然不给任何药物,只是一星期观察一次我的验血结果,三星期后再诊。1月24日胆红素为8.2,到2月1号为5.9,在2月8日为4.7,再去肝胆专科时,医生惊问我吃了什么药,我只回答说进行了针灸,对此他没有反对,而改为要我一个月验一次血,两个月后再就诊。

我继续由周医师治疗至今。 3月16日验血结果,胆红素总量己降至1.3,离正常值仅差0.1,且肝脏的其它指标也已恢复到正常值,身体状况日益好转,体重也增加十儿磅(原有170多磅,最轻时134磅,现已超过150磅),且已可连续四,五十分钟走四公里。估计过几天至4月16日验血时,肝脏的所有指标都会合格,黄胆症彻底治愈。

所以我特别感谢周医师治好了医院不治,肝胆专科也不开药,只靠肝脏自行慢慢恢复来‘冶疗’这种肝内小胆管堵塞性黄胆症,今天特将此亲身经历和体会向大家介绍。

另外,再讲两点我的体验:

1.是我在医院治疗肺炎时吃了很多抗生素,最后甚至同时服三种抗生素,但住院十四天后仍未全愈,而转至一康复中心,继续服抗生素,由于这康复中心条件太差,我强烈要求回家,由周医师开出中草药鱼腥草,没有副作用,服后效果不错;

2.是我近五年来经常下肢水肿,家庭医生及心脏科医生都开过药,此药的副作用是影晌肾脏,要我一个月后验血查看肾功能,在服药后效果不明显时,医生便要我加倍服药,由一片改两片,服药后仍无效时,他要我服三片,我担心损伤肾状而未服。住院时,护士看见我脚水肿,就用机械式增压机压出积水,当时很有效,但停后不久仍然水肿,这次周医师看到我脚肿时,只在肾经上多扎两针,几天后水肿明显消退,这针真神针也。

因此我也真体会到中国的针灸的确有效,难怪在美国这盛行西医的国家,也不得不承认针灸的合法性。